您当前位置:  新营销网    ⁄    体育营销    ⁄    正文

科比逝世的这三个月,我们如何通过社交媒体悼念他

责编:岳弘琳      来源:新营销网    https://www.xinyingxiaow.com      发布时间: 2020-03-26 19:43

对于全世界的湖人球迷来说,2020年1月26日是一个注定心碎的日子,科比·布莱恩特在这一天因直升机事故不幸遇难。“黑曼巴”的猝然离世让很多人掉入到一种极大的不真实感当中,顷刻间,全球社交网络被笼罩进一片悲伤的海洋,世界各地的人通过文字、视频等形式对科比寄予的哀思,在过去这两个月的时间中连绵不绝。

 

 
很久以前,我们往往是在电视、报纸上获悉名人的离世,并在心里默默消受这份巨大的震惊和悲痛。而随着社交媒体的迅速崛起,每个个体对逝去名人的悼念可以在公共平台上得以表达,这也形成了一种不同于往昔的“悼念文化”。
 
那么,在社交媒体上悼念逝去的名人之于我们有着怎样特殊的意义?它又是否会使得我们对待死亡的态度变得轻浮随意,甚至让死亡成为一场消费和自我的展演?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希望通过反思社交媒体时代的“名人悼念文化”,从另一个角度纪念科比。
 
 
 
“云悼念”的意义
去数字陵墓抱团取暖
 
随着Facebook、微博等社交媒体深度嵌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它们不仅是一个人每天花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展示和浏览“生活”的地方,现在,也在直面死亡的经历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社交媒体的迅速普及,是悼念名人这个行为本身越来越容易成为一场公共事件的关键原因。
 
2009年,迈克尔·杰克逊去世时,Facebook只有不到4亿用户,Twitter只有不到1800万用户。而到了2020年,这两个数字分别超过了24亿和5亿。同时,社交媒体独特的技术“可供性”(Affordance)为人们的悼念提供了更多可能。
 
学者Caroll和Landry2010年的研究就显示,网上哀悼能够克服时空阻隔,让各地的粉丝及时寄托自己的哀思,有效地缓解他们的伤痛。而对于那些文体明星的粉丝来说,这种克服时空阻隔的情感联结尤为重要。粉丝和明星一般不太可能相识和见面,明星的各类社交媒体主页往往成为双方连接的重要场域。当明星猝然离世,他们的社交媒体主页便成为了某种“数字遗产”(Digital Remain),仿佛一座虚拟世界中的陵墓,继续承载着粉丝对明星的情感。
 
学者Jessica Mitchell认为,在逝者主页持续留言,已经成为一种维持生者与死者之间联结的重要途径。Lisbeth Klastrup的一项追踪演员范·迪赛尔(Vin Diesel)2013-2015年间Facebook主页内容的研究也发现,迪赛尔在电影《速度与激情》系列中的搭档保罗·沃克(Paul Walker)意外离世后,他发布的悼念内容往往容易引发两人粉丝的强烈共鸣。粉丝们利用迪赛尔的主页倾诉自己内心对保罗·沃克的想念。
 
科比逝世后,他的微博主页下也留下了诸如“谢谢你给了我整个青春”、“你带我走进了篮球世界”等对话式的留言。通过在“数字陵墓”与逝去的明星持续互动,粉丝们获得了心理上的慰藉。
 
 
事实证明,社交媒体高度的可关联性(Associability)使得陷入到同种悲伤的人们可以抱团取暖。如果说,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认为印刷媒介的发明创造了民族的“想象的共同体”,那么社交媒体则是建立了一个能够通过持续互动建立社交支持、进而让直面他人死亡的悲痛不再需要独自承担的“哀悼共同体”。
 
普渡大学教授Heather Servaty-Seib提到,在自己喜欢的歌手普林斯(Prince Rogers Nelson)去世时,许许多多已经许久不曾联系但是曾经一同喜欢过普林斯的好友都在社交媒体上重新开始和他联系,一起聆听普林斯的歌曲,聊起曾经的岁月。他认为,重要名人的离世事件在社交媒体的中介下,甚至可能重塑或强化某个共同体的情感联结。
 
2015年的一份研究也发现,线上哀悼不仅是单纯的“哀悼”,更是一种“分享”,哀悼者的叙事身份很多时候是面向其他同辈,他们表达的内容也是在不用与他人直接接触的情况下期待着他人的安慰。
 
除此之外,这份研究还揭示了社交媒体哀悼的另一个重要的意义:通过提供一个情感的出口,为原本意味着无意义的死亡赋予意义。哀悼者们往往在讲述哀痛的文字中,将逝者比作某种精神的象征,并与自己的生活发生深层次的关联。在社会学名著《现实的社会建构》中,伯格和卢克曼就将“交谈”称作一种“重要的维护现实的工具”。通过交谈和讲述,人们可以组织自己混乱模糊的经验。在把自己不稳定的情绪向网友倾诉的过程中,他们“获得了明晰的轮廓”,被安置在生活意义位阶的某个位置上。
 
譬如,在科比去世后,有菲律宾的球迷在推特上留言道:“虽然我之后并不再打篮球了,但科比仍然是我童年记忆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因为共同喜欢他,我拥有了当时最宝贵的几段友谊。”对科比的纪念,也让我们更加珍惜生活中这些珍贵的情谊。除了帮助哀悼者“抱团取暖”,社交媒体也在某种层面帮助我们从对死亡的见证中寻找意义。
 
社交媒体的正反面
提供便利,戴上枷锁
 
“便利”这个词,在悼念仪式中似乎并不被重点考虑。社交媒体提供的诸种“便利”,在很多时候也意外地遭到了许多的批判。
 
社会学家马歇尔·伯曼的那句“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十分适合用来形容当下的互联网时代。网络仿佛没有记忆,热点更迭的速度不断加快,可能上一秒刷到了某个名人的死讯,下一秒就会刷出美食博主的视频。所有本该在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记的事件都在持续加速流动的信息中被冲淡。
 
大西洋月刊专栏作者Claire Wilmot就对线上哀悼颇有微词。他认为,“社交媒体短平快的媒介属性使得悼念死亡显得极为轻浮和简单,仿佛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完成。”碎片化的表达方式更是让一个即使完全不看篮球的人,也可以通过最简单的文案完成一次对科比的“云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