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营销网    ⁄    文化营销    ⁄    正文

新营销网:文艺星开讲丨“敦煌女儿”樊锦诗:我心归处是敦煌

责编:岳弘琳      来源:新营销网    https://www.xinyingxiaow.com      发布时间: 2020-03-26 17:45

编者按:樊锦诗,“敦煌的女儿”。将近60年来,她与风沙为伴,将敦煌文物保护和文化传承视为自己的使命和宿命。为了给敦煌留史、给前辈续史,她出版了自传《我心归处是敦煌》;她获得改革先锋和国家荣誉称号,却拒绝做网红;她与丈夫异地生活19年,仍割舍不下对敦煌的爱;她年过花甲创立了“数字敦煌”,只为了让莫高窟“容颜永驻”。

近日,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与其自传《我心归处是敦煌》的撰写作者、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顾春芳一同做客人民网“文艺星开讲”,与大家分享自传的成书经历以及樊锦诗与敦煌近60年的情缘。

樊锦诗(右一)和顾春芳做客人民网。 人民网杜佳妮 摄

不想当网红,只想安安静静做事

人民文娱:可否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心归处是敦煌》的大概内容和成书经历?

樊锦诗:我本不想写这个传,没想过要写回忆录。后来,有一些朋友和同事不断地跟我提及,我的前任常书鸿院长、段文杰院长都写过传,“你在敦煌待了这么多年,你也应该为敦煌留史,为二老的事业续史”。

敦煌莫高窟从开凿到现在已经1653年了,我们一代又一代人为莫高窟工作也已经75年了。 这么多年,正是因为一代代莫高人的不断坚持,才让大漠中的敦煌重焕荣光。所以我想,不是我个人需要写传,而是应该通过这本书反映莫高窟的伟大,反映几代人经历的风雨沧桑。为敦煌服务是我的责任,留史和续史也是我的责任。

樊锦诗  人民网杜佳妮 摄

人民文娱:顾老师是在什么契机下开始写作的?

顾春芳:前几年我曾去敦煌考察,被莫高人的坚守精神深深地打动了。离开之后,我对这个地方念念不忘。我当时觉得,为什么没有一本完整记录樊院长一生的书?她有那么多的故事!于是,我向樊院长提出想采访她,所以就有了后来我们十天的对话以及后面整理的过程。这是我们这本书的基础。

人民文娱:樊院长,您对这本自传满意吗?

樊锦诗:我很满意。一句话说,我写不出来。我想让大家知道莫高窟是怎么回事,敦煌研究院做了哪些事。写传的难度很大,顾老师为此翻了好多书,她把功夫下足了。

人民文娱:这本自传出了之后,您现在也是文化界的网红了。

樊锦诗:我这个人不愿意当网红,我愿意安安静静地待着做事。

人民文娱:顾老师,在您眼中,樊院长是个怎样的人?

顾春芳  人民网杜佳妮 摄

顾春芳:《论语》讲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樊院长正有这样的君子风范。

樊院长非常朴实。离京的时候,她把宾馆屋子里收拾得非常干净,连床也铺得整整齐齐。我说您那么大年纪了,就留给宾馆服务员做嘛。她告诉我说,这样做是对服务员的尊重。

樊院长平时很节俭,但她对钱看得一点也不重。她得吴玉章奖的那些奖金,全部分给了相关工作人员。不仅分给他们,樊院长还倒贴了钱,她觉得他们太辛苦了。

庄子讲的“艰苦卓绝”用在樊院长身上也是合适的。正是这样的艰苦卓绝,使他们坚守在人类这个绝无仅有的遗产地,我觉得这才是我们的时代之光。 

异地生活19年,她把丈夫“接”到敦煌

人民文娱:前不久,樊院长刚获得“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国家荣誉称号,去年也被授予改革先锋“文物有效保护的探索者”称号。这两项荣誉,对您个人以及所有文物保护工作者意味着什么?

樊锦诗:做事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得奖。这是我该做的事情,而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这次荣誉奖章颁发,前面“文物”这两个字让我特别高兴。如果没有了这个行业,我们的五千年文明怎么能保存下来?这些人就在荒山野岭里坚守着,他们做的事情非常了不起,是值得尊敬的。所以,我不过是一个代表,这个奖实际上是发给了整个文物系统的人。

樊锦诗  人民网杜佳妮 摄

人民文娱:您在书中提到,在将近60年的时间里,“有几次想要离开敦煌”。有哪些原因让您想过要离开?又因为什么继续留了下来?